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一個單身媽媽的新愁舊恨

“不管命運之舟如何動盪,依然執著地期待著愛與被愛……”

    那天正好是農曆七夕。冒著小雨,我走進地鐵站旁的咖啡館。一位目光清亮的黑衣女子坐在臨窗的位置,微笑地望著我。那幕場景,如同一幅油畫,頓時讓我對接下來的對話充滿期待。

    他讓我將孩子送人

    19歲那年,我中專畢業後來到上海,做了幾年銷售後,小有積蓄,就與朋友合夥開了家飯店。

    令飛(化名)的單位正好在飯店附近。他比我大好幾歲,常常和客戶來吃飯。有天晚上,我早早打烊,請店裏人去唱歌,正好他和同事過來吃飯,我就請他們一起去。我嗓子不錯,很喜歡唱那種傷感情歌,令飛聽得很認真,那以後他經常下班後和朋友來店裏吃飯。有次他找我談心,說自己與妻子長期分居,內心很孤獨,還說他已經愛上了我。我聽後覺得不可思議,回答說他既然有家室怎麼可以和我談感情?但是令飛沒放棄,堅持追求我。一年後,他辦了離婚手續。我覺得他對我是一片真情,就接受了他。

    戀愛一年多後,我發現自己懷孕了,就提出想結婚。沒想到,他說才離婚一年就結婚,別人肯定認為我是第三者,如果風聲傳到領導那裏,勢必也會影響他的晉升……

    我像所有熱戀中的女孩一樣,對令飛言聽計從,於是去醫院諮詢,打算做流產手術。可是醫生一檢查,說我的血小板和白細胞都太低,做手術太危險,需回家休養一段時間。養了三個月,我再去檢查,身體還是不達標,沒有醫院敢冒這種風險。就這樣,我沒能按照令飛的意願做人流。他漸漸地很少回家,偶爾回來過夜,還會和我吵,並動手打我,打得很重。

    眼見著我快生了,令飛開始做我的工作,說等孩子一出生就送人。我那時還很幼稚,很害怕未婚媽媽的命運,所以就答應了他。可是,等我一見到女兒那張粉嫩的小臉,母愛和責任就自然而然被激發出來,哪里還捨得送人?因為令飛天天催著這件事,我只好請朋友幫忙“演戲”,把女兒送回老家撫養。

    過了幾個月,我才把女兒接回上海,並把真相告訴了令飛。那個時候,我還是對令飛滿懷希望,很想和他好好過日子。可是,他卻瞞著我與前妻“舊情複燃”,常常不回我們的家。有位朋友看不下去,就佯裝口誤,點醒了我。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在令飛前妻家的門口守了一夜,當看到他們一家三口親親熱熱地出門吃早點時,我的心都快碎了……

    “記得令飛追求我時,我曾鄭重對他說過:‘我可以天天和你吃菜泡飯,但前提是你的感情一定要專一。’因此,令飛的‘腳踏兩只船’讓我非常心痛。經歷了一番不堪回首的爭執後,我們兩敗俱傷,很不愉快地分手了。”妮妮眼角微紅,視線轉向窗外。

   “閃婚”“閃離”,一錯再錯

    時間可以治療傷口,也可以沖淡記憶。為了孩子和自己的未來,我邊工作邊讀書。2003年,找了一份不錯的工作。日子雖然清貧,但孩子一天天長大也給了我無窮的樂趣和動力。

    但過去所受的創傷,其實並沒有完全癒合,我把內心封閉起來,只想埋頭工作,為自己和女兒尋求一份經濟保障。但因為我人生得比較“小樣”,一般人根本不曉得我還有一個女兒,所以身邊不乏追求者。

    有個叫曉航(化名)的男孩比我小3歲,相識沒多久就給我送紅玫瑰。得知他已經成家,我就很不客氣地說:“拿走你的玫瑰,你已經沒有資格了。”隔了幾個月,曉航再次找到我,把一張離婚證放到了桌上。

    從此,曉航開始公開追求我,朋友們都覺得我一個人太孤獨、太辛苦,紛紛勸我接受他。而我自己呢,也為他的誠意而感動。曉航說:“我們結婚吧!這樣我可以名正言順地照顧你和孩子,更重要的是可以讓孩子有個完整的家。”這句話說中了我的心事,我一下子被打動了。

    可新婚沒多久,我們就發生了矛盾。曉航認為養家是男人的責任,不同意我出去工作,只希望他每天下班回到家,迎接他的是可口的飯菜、溫馨的燈光和我的笑臉。可我認為女性只有經濟獨立,人格才能獨立。勉強做了兩三個月的“家庭煮婦”後,我就出去工作了。這讓曉航很生氣。加上他畢竟年輕,沒有為人父母的經驗,沒辦法把我女兒視如己出……兩大矛盾加在一起,曉航開始離家出走。不到一年,我們就分手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