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高跟鞋

 我的第一雙高跟鞋是剛上初中那年,姐到外地學習給我帶回來的。因為是第一雙高跟鞋,所以對它的印象就特別深刻。
  
  記得那時,當姐從提包裏掏出一雙淺棕色絨布面、上面鑲嵌著許多銀絲的黑色橡膠底的高跟鞋遞給我時,我驚訝得睜大了雙眼,既欣喜又忐忑不安。喜的是我們班甚至整個學校都沒有人穿過高跟鞋;不安的是,穿上它怕會挨老師的批評(那時,校長和老師經常在學校裏教導我們衣著要樸素,學生要以學習為本)。但愛美的心理驅使著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穿上再說。
  
  穿上高跟鞋,我伸出腳左看右看,覺得這才是真正的鞋,整個鞋面的色彩亮麗而不張揚,流線型的設計,錯落有致,穿上它別有一番風味,感覺自己一下神氣多了,渾身上下仿佛有無數燦爛的光環籠罩著。走在上學的路上,看到同學們用詫異、羡慕的目光給我行注目禮時,一種前所未有的自豪感和幸福感,燃燒著我不成熟的心,我的小腰板挺得更直,頭抬得更高……見到老師我雖然有些氣餒,但總能巧妙地化險為夷,那些見到老師時的驚慌和擔心都抵不過同學們的羡慕。那段時間,我常常興奮得從睡夢中笑醒。
  
  母親常教導我:“人不能在快樂的時候忘乎所以,那樣會樂極生悲”。這句話言中了我當時的情況。那時我上學的路有兩條,一條是寬廣的柏油大馬路,一條是沿著山路、起伏不平的羊腸小徑。馬路好走,但上學路上所花費的時間相對多一些。只從穿上高跟鞋,為了愛護它,我就放棄了那條山路,放棄了山路等於放棄了和同學一起上學,一起放學,也等於說放棄了許多從山上走的樂趣(不能和他們一起遊戲,不能和他們一起在山上掐山花、摘野果,更不能和要好的朋友說上一路的知心話……)。慢慢地我從穿高跟鞋的喜悅中品嘗到了孤獨的滋味,我決定穿著高跟鞋繼續融入他們的隊伍,沒曾想,一路上高低不平的山路讓我嘗盡了苦頭,不單說要看著腳下的路,還要注意保護心愛的鞋子不被山間的花花草草弄髒,我那有心情和他們高興的交談。更可惡的是,還沒走上兩分鐘,腳下一滑,腳脖扭了,?那間,整個腳腫得像一個大發糕,我痛得大叫著蹲了下去,前兩天的自豪和幸福一下煙消雲散……
  
  那雙高跟鞋在我的腳傷好後被我用小鋸條把它徹底給分解了,沒想到鞋跟鋸掉以後由於前後的不協調,走起路來左搖右晃,象邯鄲學步那樣。只有忍痛割愛,讓它徹底和我“再見”了。
  
  和那雙鞋沒“再見”多久,姐又把另一雙高跟鞋放在了我的面前,那是一雙品質很好的牛皮鞋,純黑的,發著耀眼的光,鞋子的前面還釘著一個小巧的蝴蝶結。快樂和激動自是不能言喻,可沒想到,穿上它第一天和同學去公園遊玩,就走不出公園的大門。我的腳後跟被漂亮的黑皮鞋“啃”出幾個“?亮”的大水泡,鑽心的疼痛,我哪有心情看身旁那一團團如霞般的花海;哪有心情看惹來眾人陣陣喝彩的頑皮小猴在假山上游來蕩去;哪有心情看眼前在湖水中悠閒劃動如片片綠葉似的小舟……我只有齜牙咧嘴的坐在公園的石凳上著急的等待著同學回去給我拿拖鞋來救援。
  
  從那以後,我看到高跟鞋就發怵,直到上了班,才慢慢又穿上了高跟鞋,並慢慢的喜歡上了它。看來,許多事情就和穿高跟鞋一樣,在錯的時間,遇到不適合自己的人和物時,就不要去嘗試,它不會給自己的生活帶來真正的歡樂和幸福,要從自己的得與失中學會總結,在擁有真誠和善良的同時,讓自己慢慢變得睿智和一種對待生活的從容心境。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