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吳敏霞母親隱瞞8年腫瘤病情 親人去世也未告訴她

這不是吳玨明夫婦第一次在現場觀看女兒吳敏霞的比賽,也不是第一次看女兒拿金牌,但倫敦奧運的特殊性,讓一切都顯得如此與眾不同。

    這個用“善意的謊言”維繫了整整8年的家庭,終於又一次揚眉吐氣。

    當地時間7月29日下午,吳玨明夫婦坐在偌大的跳水場館裏,親眼見證了女兒奪得奧運會女子雙人3米板冠軍,大病痊癒的朱金妹熱淚盈眶,而沉穩的吳玨明則激動地不能自已。

    外公外婆去世也曾隱瞞

    如果不是他們說起,沒人知道,幾年前朱金妹查出了乳腺腫瘤。雖然是早期,但因為化療等治療方式,她的身體已經和當年那個拼命的家庭婦女不可同日而語。

    對這件事情,家裏一直瞞著吳敏霞,朱金妹騙孩子說是正常的乳腺增生,這個謊言直到不久之前才被拆穿,而當時朱金妹已經結束了治療。

    “善意的謊言”是吳敏霞父母每天生活的必須。吳玨明說,這是讓孩子放心的最好方式。“畢竟,孩子也不容易。”

    從2004年參加雅典奧運會開始,吳敏霞已連續三次入選奧運跳水陣容,這是這個家庭最引以為豪的事情。但榮譽帶給這個家庭的改變並不多,除了狹小的房子變大了一些外,吳玨明夫婦一如既往地低調。“我們從來不和孩子說家裏的事情。”老吳說,“吳敏霞外公外婆去世的消息我們都瞞著,外婆去世的時候,她好像有預感一樣打電話來問我們老人好不好,我只能硬著頭皮說,好好好,一切都沒有問題。”

    長年累月的消息隔離,使得吳敏霞父母養成了很多同齡家長沒有的習慣。在24日抵達倫敦後,兩人被贊助商拉去了不少景點,但很多地方他們都看不進去,“畢竟心裏有事情,還是想妹妹的。”吳玨明說。“妹妹”是一家人對吳敏霞的昵稱,“從抵達那天開始,我們就給‘妹妹’發過一條短信,報個平安,讓她放心。”其餘時候,老吳只能任由自己到處走走,這樣想女兒的心能放一些,牽掛孩子的情也會淡一點。

    賽前兩天刷微博打發時間

    但老吳也知道,這不過是徒勞。有時候走到某個景點,他就會想,如果“妹妹”在身邊該多好。但想著想著,他自己也感覺太不實際,“那麼多年下來了,早已明白女兒並不是完全屬於我們。”老吳說,“享受天倫之樂這種事情,我不去想更不敢想。”

    為了不打擾女兒訓練備戰,這兩天吳玨明夫婦倆只能學著上網,只為了刷女兒的微博。有時候吳敏霞更新一條,哪怕只是幾個字他們都會反復地看,好像怕錯過了多麼重要的資訊。“其實我們也知道,她說的很多話並不能帶給我們多少東西,但看了就是心安。覺得妹妹很好,我們就開心。”

    吳玨明說,家裏人現在養成了24小時開機的習慣,無論任何時候,他們都會把手機帶在身邊,生怕漏掉了女兒的電話。“其實妹妹電話打得不算太多,她訓練忙,我們都明白,但只要有一點聯繫,我們都開心。”

    “女兒從來不說不練了”

    倫敦奧運會之前,吳敏霞的傷勢有反復的跡象,每天都要接受針灸治療,她打電話的頻率也少了很多。吳玨明知道這是女兒怕他們太擔心。但老吳心裏總覺得有些事情放不下,畢竟和金牌相比,女兒的身體才是第一位的。

    今年5月的一個下午,吳敏霞意外地回了次家,當時好像是為了參加一次會議,具體情況吳玨明也不清楚,他只記得女兒回家後倒頭就睡,但幾個小時後,女兒又收拾好行李出發了。“我們什麼都沒問,也不敢問,怕給孩子增加負擔。”送女兒出門的吳玨明硬生生把很多話都咽了回去。晚上,吳玨明只能打開電腦繼續在女兒的微博上找尋蛛絲馬跡。

    對這樣的日子,老吳說這麼多年下來已經習慣了,只是有時候,一想到女兒一個人扛著那麼多事情,總是心裏會不自覺的疼。

    老吳一直說,女兒是一個不太擅長表達感情的姑娘。“那年九運會之前,她的胯骨關節受傷了,我們陪著剛打了封閉的女兒去虹橋機場,為了不讓我們擔心,女兒一路忍著疼堅持自己拿東西……”“這個傷,直到雅典奧運會前還有些影響,但她憑著意志頂了過來,從小到大,她從來沒有說過不想練了。”朱金妹這樣說著。

    採訪過程中,記者問朱金妹,如果這是吳敏霞最後一次奧運會,那麼你們希望她未來是怎樣的,憨厚的、不善言辭的朱金妹笑笑說,這些事情沒有想過。

    說這話的時候,朱金妹邊摸著一邊大楊揚孩子的小胖手說,“吳敏霞是1998年2月5日去的國家隊,我們沒有去送她。和她一起去的還有個姑娘叫吳修忍,比吳敏霞大一歲,現在已經當了教練,孩子也很大了。”

    說著說著,朱金妹又捏了捏大楊揚孩子那胖嘟嘟的臉……
返回列表